当前位置: 新华视界 -> 商道

无锡动物园-动物园猛兽伤人并非孤例如何避免悲剧重演?

责任编辑:肖鸥    来源:新华视界    发布时间:2016-11-23 10:39

猛兽伤人,并不是孤例

野生动物园猛兽伤人,并不是个案。除过游客会遭受猛兽进攻,一些野生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也难逃被猛兽损害的恶运。

据公布资料显示,仅就事发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此前就产生过量起动物伤人事件。

2016年3月,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一位40多岁的动管部经理在给大象喂食时被其踩死。

2014年8月,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孟加拉虎园区一位巡查员被山君咬伤后送至医院,经挽救无效死亡。

2012年10月,一位老太太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华南虎区下车解手,被忽然出现的山君扑倒,脸部遭到撕咬。

2009年3月,三名男子爬完长城抄近路下山,翻过几道护网后误入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虎园,其中一人被咬死。

猛兽伤人事件也同时产生在其他野生动物园内。

2015年8月,在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当时为同一法定代表人的秦皇岛野生动物园内,一位女性游客在野生动物园白虎园区观赏时自行下车,遭山君进攻受伤,经挽救无效死亡。

2010年10月,在深圳野生动物园,一位园林工人翻越1.8米高的玻璃幕墙,坠入东北虎散放区,被当场咬死。

2010年6月,在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一对父子徒步进入只有乘坐园区车辆才能够进入的虎区,父亲命丧虎口。

1999年11月,在上海野生动物园内,许某为救助抛锚的另外一辆车,驾车进入东北虎区,因前方有车挡路,许某下车敦促,遭到山君攻击死亡。

11月16日,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山君伤人事件完整视频曝光。此时距离事发的7月23日已快要4个月,但环绕此事开展的争议却从未停止,完整视频的曝光,再次激发了热议。

据报道,产生山君伤人事件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猛兽区休业进行改造,8月25日,猛兽区改造完成,在路径旁架设了电网,重新开放,但事发的东北虎园一直处于封闭状态。11月19日,有媒体记者看望发现,东北虎园也已重新开放。入口处在原有一块警示牌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块,上头写着“制止下车”,园区内还设置了电网。

在此次山君伤人事件中,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是不是尽到了管理职责?整改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是不是足以应对猛兽伤人事件,防止喜剧重演?关于国内现有的野生动物园而言,如何保证前去野生动物园旅游的游客都不再虎口犯险?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当事双方对责任承当互不相让

记者得知,11月15日,被山君咬伤的赵某拜托状师向法院递交了告状书,要求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园方”)承当侵权损害赔偿责任;赵某及其父亲、外外公作为近亲属,要求园方承当赵某之母周某死亡的赔偿责任。

赵某一方的拜托代理人北京京师状师事务所状师文秀峰告知记者,山君伤人事件产生后,赵某一开始并未计划告状园方。双方曾经协商过,园方也表示乐意对赵某受伤及其母亲周某死亡进行赔偿。但就在8月23日,北京市延庆区政府公布《延庆区“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件调查报告》(以下简称“调查报告”)后,园方的立场产生了改变,以为本身没有责任,仅乐意从道义动身赋予赔偿20万元,双方协商的通道也就因其中止。

调查报告指出,形成“7·23”事故的原缘由是:赵某未遵照园方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对园区有关管理人员和其他游客的警示未予理睬,私自下车,致使其被虎进攻受伤;周某见女儿被虎拖走后,救女心切,未遵照园方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致使其被虎进攻死亡。而在“性质认定”方面,调查报告指出,园方在事发前行行了口头告知,发放了告知单,与赵某签署了《自驾车入园旅游车损责任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猛兽区旅游沿途设置了显著的警示牌和指导牌,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针对换查报告,文秀峰提出了质疑,他以为,调查报告认定“7·23”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违背基本领实。文秀峰指出,依据旅游法第42条的规定,景区开放应该“有必要的安全设施及制度,通过安全风险评价,满足安全要求”,并听取旅游主管部门的看法;安全生产法第17条也强调,生产经营单位应该具有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标准或许行业标准规定的安全生产要求,不具有安全生产要求的,不得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仅就园方自驾游景区从开始营业至事发前一直未经安全风险评价一项,就已违背了上述法律的有关规定,组成连续性非法经营。”文秀峰告知记者。

文秀峰还指出,园方在非法经营的基础上,违背了《城市动物园管理规定》、旅游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经营者保证游客、消费者人身安全的规定,未尽到安全保证责任。他指出,园方设置了游客自行驾车进入猛兽区的游园形式,而无其他防护隔离办法,所设警示牌和低音喇叭都不能够强迫性阻拦游客开窗或下车。另外,园方仅仅通过简单告知和警示,就将高危项目标安全风险转移给没有专业认知能力的普通游客承当,这些自己就没办法确保游客安全。

文秀峰称,从公布的完整视频来看,园方并没有应急预案应对赵某下车。完整视频显示,巡查车开过去后,仅仅是将车停在柏油路上,在车里轰油门、按喇叭,其作为并没有超出任何一个普通过路游客所能做到的,对平台上正在撕咬“猎物”的山君其实不组成有用驱逐。完整视频还显示,伤者丈夫刘某连续拍打车门,绕着车辆求救,巡查员并未下车施救。随后赶来的多辆巡查车因开不上山君与受害人所在平台,也无任何救助工具和设备,仅仅是重复冲坡或绕道而去寻觅接近山君的其他路径。

文秀峰说,园方作为3A级景区未按要求设置医务室,周某的死亡系因园方未及时救助而至,《法医学尸首检验判定书》及《关于周某死亡的调查结论》均指出,周某相符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他告知记者,调查发现,园方当时系以交通事故报“120”,隐瞒了产生山君伤人事件。在急救车赶旧事发地点的途中,因园方未详细告知详细地点,致使急救车寻觅耽搁了时间。最后,因急救车一直未到,园方只好用自己的车辆将伤者送往医院,但缘由是园方无医疗室,园方的工作人员又无任何急救、止血知识,再次耽搁了周某的挽救机会,最后致使周某因失血过量死亡。

“另外,园方缺少对工作人员的安全教育培训,对游客的入园安全宣传和警示教育流于形式,也是形成伤亡结果的缘由。”文秀峰以为,在该事件中,园方连续性犯法经营、未尽到安全保证责任、救助不及时,应承当相应的赔偿责任。

关于园方是不是应该担责,园方负责人曹志杰曾回应称,园区于2002年4月17日开设自驾游项目,当时国家未设立野生动物园自驾游项目行政审批,也无有关行业标准。2007年、2010年和2013年,园区在景区A级评定和复核过程当中,均满足评定标准中关于安全设施及制度的详细要求。2015年11月,经评审,园区的安全生产标准化达到三级,具有安全生产要求。

曹志杰还指出,猛兽区内设有各类警惕牌,当事人不遵照规则,私自下车,这才形成了严重效果。他介绍说,事发时,东北虎园内有11块安全警示牌散布于旅游线路沿途两侧,间距30米到100米不等的地位。而在赵某下车后,园方巡查员用车里的喇叭喊话让赵某上车。而巡查员之所以未下车施救,是缘由是假如园内的工作人员私自下车,相同面对着生命危险,“不能够缘由是你疏忽规则,就要求我们的工作人员去冒生命危险,山君其实不能够辨别你是什么人。”

至于赔偿问题,曹志杰在调查报告公布后曾表示,详细调查结论已经公布,园方并没有责任。若触及赔偿问题,需求有关部门划分责任,在责任未划分之前,没办法进行赔偿。在完整视频公布后他再次表示,事故已有调查结论:园方没有任何错误和责任。

现在,事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最后双方的责任将如何划分,只能留给法院处理。

如何才算“尽到管理职责”

记者留意到,在“7·23”东北虎致人伤亡事件后,法学专家就该事件的责任承当开展了激烈议论,并构成了对峙看法。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侵权责任法第81条规定,动物园的动物形成别人损害的,动物园应该承当侵权责任,但能够证实尽到管理职责的,不承当责任。基于园方与游客在入园前签署了协议书,并明确了猛兽区必须关好、锁好车门、车窗、严禁下车等规定,同时明确违背规定产生损害,由自驾车主承当这一事实,再加上景区内有关的安全提醒牌,有巡查车往返巡查,有广播重复提醒等事实,朱巍以为,园方已经彻底尽到了提醒责任和管理职责,所以不需求担责。

中国犯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专家张起淮在接纳媒体采访时则表示,依据合同法规定,提供格局条目一方免去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消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目无效。在该事件中,园方签署协议书,免去己方责任,加重游客责任或消除游客主要权利的条目,应属无效,不能够成为免去其对游客人身损害应承当法律责任的缘由。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在接纳本报记者采访时,也从侵权责任法的角度对此类事件进行了分析。他告知记者,侵权责任法第81条规定的动物园动物致人损害的归责原则,是错误推定原则。即在游客遭到损害今后,首先推定动物园一方有错误,动物园一方只有证实自己没有错误,才免去赔偿责任。关于动物园特别是野生动物园而言,要想免责,必须证实自己已经尽到了仁慈管理人的留意责任。这个仁慈管理人的留意责任,应该与尽到管理职责是相一致的,该留意责任应该是相当高的留意责任,假如没达到,动物园就属没有尽到管理职责,就有错误。

“仅仅是提醒和签署协议,毫不能够说就尽到了管理职责。”杨立新指出,要想证实自己已经尽到管理职责,必须能够做到保证游客人身安全,没有危险。但事发时,首先,园方没有做到将野生动物与游客恰当隔离,将游客置于凶悍动物的危险当中;其次,没有提供能够保证游客安全的紧迫办法,在山君已把人叼走时,巡查车里竟没有任何能够采用的紧迫办法;再次,园方并不是第一次产生这类事故,此前就有一个老太太下车解手,也被山君咬伤,在产生这样的事故今后,园方没有采用必要的改良办法。

杨立新进一步指出,法律规定,受害人的故意或过失能够减轻或许免去加害人一方的责任。“至于是能够减轻还是能够免去,要看受害人的故意或许过失关于形成损害的缘由力,假如是形成损害的所有缘由力的,那就应该免去责任;假如是部分缘由力的话,那就是减轻责任。该事件中,赵某有过失或许有重大过失,动物园对她的损害应该减轻赔偿责任;关于其母亲遭到的损害,因她是为挽救别人,故不能够说她有过失,动物园应该承当所有责任。”

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团团长邱宝昌在接纳本报记者采访时,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他指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7条规定,消费者在购置、应用商品和接纳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消费者有官僚求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相符保证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第18条指出,经营者应该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许服务相符保证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由此可见,保证消费者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既是消费者的权利也是经营者的责任。依据经营者的不一样,其所承当的责任水平也有所不一样。关于普通经营者而言,承当普通的留意责任便能够了;但关于野生动物园的经营者而言,则需求尽到仁慈管理人的高度留意责任。

“详细来讲,猛兽区的动物凶悍、具有进攻性,对此,经营者是明知的。既然如此,开放猛兽区就应该在设施上赋予保证,除非是自裁,不然都不该该缘由是游客本身的欠妥举动致使游客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遭到损害;除非是自裁,不然动物园都应该承当赔偿责任。”邱宝昌说。

如何防止喜剧重演

据了解,国外的野生动物园相同也产生过猛兽伤人事件。但为防止此类事故,很多野生动物园都制定了严厉的管理方法。

美国的动物协会推举壕沟,壕沟的参考比例是20英尺宽,放水时,水量要占壕沟的一半,而水的深度,必须是圈起来的动物身高最高者的两倍。在美国的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山君被散养在低处,游客在一个特别高的墙壁上观看,人与虎被隔分开来。

坦桑尼亚也有自驾游,但园区规定车上必须带有一位国家公园的专业向导,将安全风险控制在动物园一方。

我国的杭州野生动物园也许可自驾游或乘坐园区提供的小火车,但公园在旅游线路双方设有绿化带、电网、沟壑(宽约6米,深约6到7米)三重隔离。另外,公园内每隔几百米就有值班亭和工作人员,配备了相应的工具,也有应急预案。

在上海野生动物园,采用的是不得自驾旅游的形式,能够乘坐园方提供的钢铁加固的大车旅游;在西宁野生动物园、深圳野生动物园,采用的是在空中栈道、廊桥上仰望观看。

而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一家野生动物园,严厉制止私人车进入猛兽区,游客一概乘坐园方一致的旅游车,旅游车由牢固壮实的铁覆盖住。

记者留意到,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主持编写的《野生动物园安全标准》,关于设施设备的安全设计规定:展放区及笼舍设计,要防止游客与有潜在危险的动物直接接触,在凶悍动物放养区设置动物防逃的电网装配,每天检讨。

而事发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现在也加装了电网,增加了警示牌。

一位动物专家在接纳媒体采访时表示,从野生动物园的防备办法看,唯一警示、签署协议远远不够,需增强管理,可安排游客乘坐同一车辆进入或设置沟壑、电网、围栏等坚持人兽距离。同时增强对游客的安全教育。

杨立新也以为,关于动物园来讲,要想下降本身的责任风险,不是仅仅提醒或许签署协议便能够,在管理动物方面,必须尽到高度的留意责任,防备一切也许产生的危险,切实保证游客的人身安全。同时,还必须关于也许产生的危险作出应急预案及相应的挽救办法。一旦产生危险,能够尽快消除。在这样的情形下,动物园再签署协议,进行必要的警示,才有也许免去自己的责任。

另外,杨立新指出,依据侵权责任法第81条规定,动物园动物致害,动物园承当的责任是错误推定责任,“这不科学,也不合理。依据侵权责任法第78条的规定,全部动物损害责任,都实用无错误责任,但第81条规定动物园的动物形成损害时,却规定为错误推定,这相当于立法给了动物园一个特权。建议在修订法律时,应该将动物园致人损害的责任规定为无错误责任,不然就没办法保护游客的人身安全。”(低垂)

(审查日报)

相关阅读